綠色新聞網
  您現在的位置>> 新聞首頁>> 視頻新聞

百年五四 致敬青春 | 沈國舫院士專訪:我眼里的青春

發表時間:(2019-05-05)

  我們是涓涓細流都要進入大河

  最后形成洪流

  來推進這個時代的發展

  我也只是其中的一個部分

  盡量使得我這個部分貢獻更大一些

  但總要歸到國家復興偉業的大洪流里去

  ——沈國舫

  

  

  1956年,留學蘇聯的沈國舫還未滿23歲。為了投入到祖國現代化的建設中來,他謝絕了老師希望他繼續讀研究生的挽留,回國參加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,同時深入了解中國的林業現狀。他相信,祖國需要綠化,國家需要人才。

 

圖/1954年春,已學習三年的沈國舫在輔導蘇聯同學學習

  

  1957年,沈國舫開始研究西山林場,當時還沒有先進的交通工具,他就騎著自行車,挨座山、挨個地方做調查研究。同時,他還擔任著在中國講學的蘇聯專家的助手。“一邊參加教學工作,一邊進行調查研究的工作實踐”便是沈國舫青年時代的開始。

 

圖/蘇聯專家給同學上課

  

  1960年,27歲的沈國舫升任講師,從事教學科研工作。作為教材編寫組組長,短短半年時間內就編出了第一本中國的《造林學》。

 

圖/林業系沈國舫先生做科研報告

  

  

  自小定下學林的心性

 

  為什么學林?

 

  很多人問過沈國舫,他的回答里,提起了幼年記憶中故鄉的秀麗風光。

 

  1937年,為了逃避戰爭的炮火,在上海工作的父親把五個子女送回老家暫住。這是沈國舫童年第一次回故鄉。

 

  他們回去時正是秋天。“四婆婆帶著我采菱角,一個大腳盆,她坐在前頭,讓我坐在后頭。”

 

  “我到現在還有記憶,那時候我們家門前是湖泊,屋后也是湖泊,水很清,魚也多,有菱角。”

 

  老家的江南水鄉風光在他記憶里一直都在。他出生在上海的弄堂,也許和故鄉比,城市環境的擁擠憋悶讓他自小就向往大自然,學林的心性也就此定下。

  

  愛國氛圍里度過少年時代

 

  他畢業于當時的名校上海中學,學生都是各個地方的拔尖人。一幫同學課余聚在一起,敘談救國宏志。“有說要搞原子能的,有要造飛機的,還有要開采石油的(后來他們許多都如愿以償),而我卻宣稱要搞農業,因為我認為農民最苦,解救農民是最要緊的。”

 

  這也印證了數十載之后的今天,沈院士在接受采訪時說的話:“各個領域都有發展機會,需要認準一個目標做下去,不畏艱難 不畏艱苦,要有這樣的思想準備,才有可能取得更大的成就。”

 

  上海中學的校歌他至今還會唱。他記得前一半歌詞是:龍門發軔進無疆,一柱中流海上,翹首太平洋,國運艱難,舍我誰安攘,撫淞滬戰創,勘不平約章,涌心頭熱血潮千丈!

 

  他在這樣的愛國氣氛里度過了少年時代。

  

  開啟與樹木打交道的歷程

 

  1950年的春天,他高中臨近畢業,那也是新中國的第一個春天。正在讀一些農業課外書的少年,剛巧看到畫報上蘇聯于1948年開始的農田防護林建設計劃,他很興奮。于是,大學志愿,他選了剛剛成立的北京農業大學。

 

  學林苦不苦,有沒有前途,他根本沒有考慮。“只要國家有用,就是好的,就這么簡單。”

 

  1950年秋天,不到17歲的沈國舫興沖沖來到北京農業大學報到,才知道他的入學分數高出第二名錄取者50分左右。從此他進入了“林家院子”,開始了一生與樹木打交道的歷程。

 

  北京農業大學的大一部安排在盧溝橋農場。農場條件不好,教室也擠,他們一班五六十人一邊學習基礎課,一邊進行為期一年的農耕實習,晚上還要下附近農村(他去的是豐臺區五里店村)幫農民識字。

  

  1951年7月,他接到學校通知,要他準備去蘇聯留學。當時,600多名同學中,只選了兩個人留學,學林的只有他一個。

 

  出發前一天晚上,時任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在北京飯店為新中國首批國家公派的300多名留學生餞行。“這批人里面后來成為院士的有好幾十人。”

 

  出發那天,大車送他們去前門老北京火車站。當車子經過天安門時,留學生們情不自禁地唱起了《歌唱祖國》:“五星紅旗迎風飄揚,勝利歌聲多么響亮,歌唱我們偉大的祖國,從今走向繁榮富強……”

 

  “這個歌是那時候最時髦的歌,調起高了,但大家都唱上去了。”

 

圖/1952年留學前蘇聯與同學合影

 

  他被安排到著名的列寧格勒林學院上學。單身一人,又不懂俄語,他每天學習13個小時,聽不懂就根據公式、圖像、符號去猜,靠翻字典去摳。當時他是學院唯一的中國學生,“我必須表現得好點。”

 

  留學五年,他全部課程的成績都是優秀,照片上了學校的光榮榜。

  

  學成歸國投身林業建設

 

  1956年,乘坐橫穿西伯利亞的火車回到闊別五年的祖國,沈國舫走進北京林學院大門。

 

  

  作為第一個林學專業的歸國留(蘇)學生,他想趕快熟悉我國自己的林業。當年秋天,他就利用協助蘇聯專家指導研究生的機會,到全國各地林區轉了一圈。

 

  

  “在五六十年代,我讀遍了在我的業務領域內當時可及的書刊。”不僅如此,為了擴大知識面,他還讀了不少自然地理、地植物學、植物生理學和農業科學方面的書籍。

 

  他像樹一樣成長。等到國家雨過天晴時,他已成為林學界小有名氣的中年專家了。

 

  北京的西山林場是華北地區建立最早的國營林場之一,這里也是他學林生涯中第一個學習和研究的對象。

 

  

  1959年秋,他帶所有林業系的新生到西山上進行入學參觀實習。“徐冠華、唐守正、寇文正等林業界名人就在這批新生行列之內。”

 

  

  他常常教學工作一結束,就腳踏一輛半舊單車趕到林場,與工人們一起挑苗上山,揮鋤刨坑。“哪些樹種?怎么搞?這里面有好多問題。那就親自動手,自己跑到林場去跟工人們一塊兒干唄。”

 

  

  1950年冬,他還在盧溝橋農場學習和實習時,曾和同學從盧溝橋一直往北步行,過了八寶山走到了西山的腳下。只見西山上荒草遍野,碎石裸露。當年的青年為何時才能把這些荒山綠化而著急。

  而現在的西山,已一片郁郁蔥蔥。

  

  如今的沈國舫也已近耄耋,但談起青年時代,他仍然能夠眉飛色舞,神采飛揚,或許,這就是青春的魅力所在。

  

青春是什么?

夢想、奮斗、青澀、親情、友誼……

沈國舫院士告訴我們,

青春,是一切希望都在前面,

只要去努力,沿著正確的道路前進,

就一定能有所收獲!

  

來源:宣傳部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宣傳部           瀏覽次數:
最牛彩票大神 新巴尔虎左旗| 大庆市| 湟中县| 兴国县| 乐东| 前郭尔| 玛纳斯县| 南川市| 公安县| 潮州市| 汕尾市| 那曲县| 衡南县| 吉林省| 遂溪县| 玉溪市| 布拖县| 富顺县| 资讯| 巫山县| 焦作市| 沽源县| 化隆| 遵义市| 红河县| 阳朔县| 菏泽市| 皋兰县| 鹰潭市| 中宁县| 达拉特旗| 唐河县| 江源县| 大兴区| 沈丘县| 桦川县| 丰宁| 黔江区| 新巴尔虎左旗| 大庆市| 湟中县| 兴国县| 乐东| 前郭尔| 玛纳斯县| 南川市| 公安县| 潮州市| 汕尾市| 那曲县| 衡南县| 吉林省| 遂溪县| 玉溪市| 布拖县| 富顺县| 资讯| 巫山县| 焦作市| 沽源县| 化隆| 遵义市| 红河县| 阳朔县| 菏泽市| 皋兰县| 鹰潭市| 中宁县| 达拉特旗| 唐河县| 江源县| 大兴区| 沈丘县| 桦川县| 丰宁| 黔江区|